Tuesday, November 6, 2018

《寂静的春天》- Silent Spring, 环保经典

首先要谢谢Siew Theen Kee Kee妹子的推荐,一夕才会去阅读这本《寂静的春天》- Silent Spring, 1963出版的好书。作为生物学家的本书作者Rachel Carson(已故)在书中痛数许多人类滥用化学物质(比如DDT, 地特灵)来当除草剂,杀虫剂等,造成自然生态不复还的案例,强调这些作法给人类自己留下长此以后难以复原的各种生态危机。

一夕一直以为地下水污染只是中国大陆目前面对的问题,没想到早在1950年代,美国人滥用化学物质来杀虫兼农业作业的大片覆盖率不仅仅已污染地下水,还包括土壤,河流等,导致食物链断裂,许多物种遭遇濒临灭绝的惨剧。

当时的美国人忽视化学毒素的危险性,以飞机在大面积的森林上空喷洒DDT,其实不只是动物和昆虫,人类也间接或直接受害,Rachel在书中提出各项工作人员因碰触这些喷洒物而死亡的情况,再谈到这些化学物质有促成人类基因突变的可能性,造成癌症遗传,让人深感痛心。

许多化学杀虫剂是二战时期化学武器研发的衍生或副产品,用意不言而喻。二战以后,在资本市场的催生下,化学企业并没有在研发上更进一步去理解这些化学结构的危险性和恒久性,便仓促推出市场,而政府居然在没有大量数据考量的情况下,动用政府资金与这些化学企业合作,在各处喷洒大量的化学物杀虫剂,一洒好几年。

结果,自然离不开"灾难"两个字。

候鸟死的死,逃的逃,因食物链而中毒的飞禽生得出蛋却孵不出幼鸟。鱼儿不必说了,死鱼处处可见,繁衍成了问题。好的虫类(对大自然新陈代谢有益) 被灭族,人类癌症机率提升,讽刺的是,那些本来列入"消灭"名单的害虫反而练就一身抗药性,不仅仅活了下来,还比上一代更强大。

这结果不就是"灾难"吗?

但这些还不是重点,一夕看到的关键点是,当初喷洒杀虫剂的原因,除去农业利益不说,很大部份只是一些轻微的虫害,甚至只是一些人觉得那些虫很烦人罢了。比起大幅度运用化学物质,人们大可以引入其他掠食性昆虫,以生态平衡的方式解决问题。

然而,刚复自用的人类选择了破坏生态的方式取悦自己,到后来,是自己的下一代受苦。

难道人类就不能宽容的与其他物种共存吗?

这本书是环保领域的经典之作,在那个科技远不如今天的时代,起了启蒙作用。
一夕认为这本书的内容让人震撼,即使已经过了50多年,读后依然震撼。
再一次谢谢Kee妹子!

(书的封面都被我看到有点烂了......)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读了差不多半年,终于读完了。从一开始的抗拒,到最后的震撼,被米兰.昆德拉的文字征服了,难怪这部作品那么出名,确实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第一次看人用那样的架构写小说,也许是一夕孤陋寡闻,但实在无法挑剔,顺畅得不造作。我喜欢他描述的"媚俗"来反讽意识正确,喜欢他用"霸道的软弱"来形容特丽莎对托马斯的情感侵占。

也喜欢那句话,"幸福是重复的渴望"。

在这部描述2男2女互相纠缠的情感世界里,4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完结篇,相对的,描述母狗卡特琳的部份居然也不少,而令一夕纳闷的是,我无法从这细说狗儿生命完结的篇章里找到令自己不满的部份。

我发觉我对"轻"的定义失去概念,陷入一片混淆当中,原因是,或许我习惯了科学对轻与重的衡量,又或许应该这样说,我也是个媚俗的人,我习惯了媚俗的判断这个世界。

读完这本书,想说,最强烈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 - 一夕不会养狗。

生命里有太多不能承受之轻,养狗很可能是其一。


Linkwithin

您或许对这些书感兴趣:

Translate

Total Pag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