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6

好个《白银时代》

要写这本书的读后感,有些难,因为既不能要已故王小波老师九泉之下感到难过,还要同时表达我对他的敬意,那是个难以两全的事,如你所知,王老师的写作方式很另类,另类到很天马行空,可是天马行空之余又言之有物,言下之意,是非主流的典范。

说到典范当然会让人高兴,可是扯个非主流进来,难免变成让人伤感的论调,一般上非主流就是不流行,不流行离不红大概不远,这样说对一位很用心在拼命写作的伟大作家而言,难免不敬,所以健忘担心让王老师发现了,他必定很伤心。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有没有真的在用心写,有没有拼命写,在他开始执笔的那个年代,健忘还只是条鼻涕虫,或者,还是一条精虫,犹有甚者,连精虫都还不是。

还好的是,王老师去世以后,作品好像在神州大陆红起来了,听说红到不行,红到连梁文道也介绍,上了电视,可以上电视的,就不再是非主流了,这也是为什么健忘会去买这本书- 《白银时代》来读。然而,读了以后,依旧觉得这是非主流的作品,这让我很为难,明明是鸡,很多人说是凤,让我一开始读得很辛苦,后来渐入佳境,才发觉原来真是凤,是我这双鸡眼中看不出凤罢了。

其实不能尽怪作者,《白银时代》作为王小波三部曲之二,我并不知情,所以买的时候,我眼中没有《黄金时代》,说起来相当遗憾,不过不要紧,以后补读好了。

如我刚才所言,一开始读这本书是辛苦的,就好像一开始看星爷的作品,看到的都是表面上的屎尿屁,一层又一层的把他无厘头笑容下的讽刺、伤感、无奈遮掩得密不透风,笑点是有的,可惜也让人想到了鄙夷,太多对阳具和精液的描述,这是健忘最真切的感觉,实不相瞒。

不过从“夜里两点钟”这个单元开始,健忘就像投入了漩涡的小石子那样,划过涟漪,在暗涌中翻滚,开始感受到了王小波先生功力的深厚,行文之特别,可以从之后的"2010"单元里看出来,在“我”与第三人称之间翻转,应当混乱的,没有混乱;应当温顺的,却看到了狂野。

从那么多单元里挑选,健忘特别喜欢“2010”,却讨厌“2015”, 2010实际上是2015的延续版,只是二舅王二从第三人称变成了第一人称,有时候又是第二人称,超有趣。有趣归有趣,内容离不开伤感,谁让这个世界的数盲那么多呢?

数盲是啥?

你读了这本书,自然懂得何谓“数盲”。


“夜里两点钟” 也很有趣,这个单元是鼓动健忘继续把这本书读下去的动力,若不是读了这个单元,今天也不会有这篇读后感了。

“白银时代”这个单元本身提到了无数次的师生恋,从王小波以作家的第一称,和文中作家的作品里的另一个”我“同时存在着,三个次元的复述,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平行交错,几可乱真,让人怀疑多重空间确实存在。

而最后一个单元”柔情似水“是为”同性恋“平反,不过,这个故事太过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读着读着,会让人错觉同性恋还活在正义社会残忍抽打似的眼光下,啊~ 这也许在反映那个年头的实况吧~ 毕竟王老师离开人世时,日历停格在1997年。

我不知道这样介绍这本著作对不对,以上,我尝试以王小波式的写法,来告诉你一些内容,当然,我的功力是很微弱的,别指望我只读了一本书就能像金庸笔下的张无忌那样肆无忌惮,可以获得张三丰一次性的真传,那是荒谬的,不过,这却是健忘以最真挚的方式,向王老师致敬。

好个《白银时代》,王小波的思想,的确是特立独行,并且自由的。





Linkwithin

您或许对这些书感兴趣:

Translate

Total Pageviews